主办单位:中共江西省委政法委员会、江西省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委员会
联系电话:0791-83985135
首页 | 头条 | 要闻 | 高层 | 政法 | 综治 | 队伍建设 | 全国动态 | 市县动态 | 党风廉政 | 法学会 | 法院 | 检察 | 公安 | 司法 | 政法文化
中国长安网 江西政法网群:
全国动态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全国动态 > 内容
【照片背后的故事】维和归来,他与新婚妻子深情拥吻
来源:中国长安网 作者:未知 时间:2018-01-14 浏览字号:[ ]

【开栏的话】刚刚过去的2017年,部分政法干警的工作场景,被抓怕下来,给读者留下了许多经典瞬间。去年12月,中国长安网面向全国政法机关及广大网友,征集了“中国长安网2017年度照片”。经过投票和专家评审,近日,共评选出25幅照片。入选的照片,或惊险,或温情,或沉静,或震撼。即日起,中国长安网开设【年度照片背后的故事·2017】栏目,为读者重现每张照片的幕后故事、点滴细节——

重磅丨中国长安网2017年度照片及背后的故事

《和平之吻》

2017年3月20日,中国第四支赴利比里亚维和警察防暴队成员、浙江省公安边防总队舟山市支队士官汪翔龙和前来参加欢迎仪式的妻子许梦莎拥吻。吴琳红 摄

迟到了一年的吻:维和归来,他下车第一件事就是在人群中找她

以下为文章全文:

□中国长安网记者 王淑静

3月20日下午,浙江舟山,市公安边防支队机关,当着众多领导和同事,汪翔龙拥着妻子,深深地吻了下去。

这个深吻,迟到了一年。

“没想到他会当着这么多人这么做,感觉很不好意思,但更多的是幸福。”过了一周,许梦莎说起来还脸红。

汪翔龙是中国第四支赴利比里亚维和警察防暴队的队员,也是浙江省舟山市公安边防支队的一名官兵。

2016年2月14日,汪翔龙和许梦莎领了结婚证。第二天,汪翔龙便随队出征。

汪翔龙拥着妻子,深深地吻了下去。

不懂浪漫的他 给了她一个深情拥吻

“下车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在人群中找她。”

“之前也设想过很多种见面的场景,想到要拥抱她,也想到了吻她,但又觉得不好意思。”汪翔龙说。

这天,为了迎接丈夫,许梦莎提前一个小时就来了。“他喜欢我穿得干净,所以特意穿了件新衣服。”

站在离队伍稍远一些的地方,她早早就看到了朝思暮想的丈夫。

终于可以见面了。

当变得“黑了、瘦了”的丈夫来到面前时,她主动往前一步,有点儿心疼,但也只是傻笑,对着他轻声说了句:“平安回来就好。”

时隔一年,这次相见让汪翔龙感觉有点儿“陌生”,他看着妻子,迟疑了一下,先握住了她的手,接着一把揽入怀中……

拥吻后,两人不好意思地笑了。

其实在许梦莎眼中,丈夫是个不懂浪漫的人,平时出去逛街,丈夫从不主动牵手,都是她先去挽他的胳膊。

“当天实在是太激动了。”汪翔龙坦言。

为让他安心 她主动提出领结婚证

“老婆,我走了,你不用送我啊!”

2016年2月15日早上,动身离家前,汪翔龙对许梦莎说了最后一句话。

躺在床上的许梦莎没有回话,只是把头埋在被窝,身体一直在颤抖。那一天,她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整整一天。

2月14日,汪翔龙所在的维和警察防暴队先遣部队出发的前一天,许梦莎主动提出要同他领结婚证。“之前两个人也商量过这件事,正好是情人节,也是他出发的前一天,就选在这个日子。”

“那天确实很开心,但也很沉重。在去领证的路上,一直在问自己,这个做法是对还是错。担心万一自己在国外发生意外或者回不来,本来是一个家庭的事情,就变成了两个家庭的事情。”汪翔龙对中国长安网记者说。

许梦莎也有自己的考虑,“在一起两年多,觉得他是一个有自己的想法、想干一件事情就一定要干好的人。出发前一天把证领了,是想让他安心出国。虽然偶尔也有小埋怨,但既然选择了他,就要支持他的工作。”

领证前,两个人互问彼此,“想好了吗?”然后,看到对方都重重地点了头。

丈夫走后的第二天晚上,许梦莎说,“看着身旁空荡荡的被窝,感觉很不适应,很失落。”

2月23日凌晨一点,首都国际机场,汪翔龙所在的维和警察防暴队先遣部队正在候机。航班延迟。

由于忙着休息和打点行李,汪翔龙凌晨两点才顾得上给妻子发消息。

此时的许梦莎还没入睡,正守着手机等待丈夫的信息。聊了一会儿,为了让妻子早点儿休息,汪翔龙撒谎说,“马上起飞了,你在家好好照顾自己和爸妈,快睡觉吧。”

凌晨三点左右,飞机起飞,“从机舱向下俯瞰,当时的中国大地灯光辉煌,一片明亮;到达利比里亚是当地时间晚上十点多钟,向下俯视却是漆黑一片,感觉很荒凉。”

还没来得及倒时差,大家便开始执行站岗任务。结束后,汪翔龙倒头就睡。

第二天一早,他给妻子报平安:“这里还行,不像我想象中那么好,但也没那么差。不用担心。”

汪翔龙和队员们在泥地里训练。

脸部严重过敏 他安慰她说“就快好了”

“利比里亚全年是夏季,分旱季和雨季。旱季地表温度有时高达50多度,尤其是超强的紫外线,经常导致皮肤晒伤或过敏。”

2016年4月初,因不适应当地气候,汪翔龙的脸上、身上多处地方过敏化脓,“从国内带的防晒品涂在身上,一旦出汗就毫无效果。”

眼看着脸上黄色脓包面积越来越大,阳光一晒更是奇痒难耐。汪翔龙当时跟队友开玩笑,“我会不会毁容啊?”战友半打趣说,“毁容也没关系,反正你有媳妇了,我们都还没结婚呢!”

一次,许梦莎无意间发现丈夫发来的照片,脸上似乎有过敏的症状,忙追问,“你的脸怎么了,严重吗?”

汪翔龙却总是笑着说,“没事,过段时间就好了”、“差不多好了”、“就快好了”。

“其实我心里很担心他,但也明白,他这么讲,就是不想让我担心。”许梦莎对中国长安网记者说。

作为先遣队其中的一支小分队,汪翔龙当时驻扎的营地在格林威尔,当地信号特别差,文字还可以,图片和视频经常发不出去。

“住的是板房,待在里边没有任何信号。大家经常去寝室后边的树下,拿着手机到处找信号。有人发现哪里信号好,就赶紧招呼其他人;有的地方本来还好,突然变得不好,大家就转移阵地继续寻找。”汪翔龙笑着说。

为了方便晚上与家人联系,队员们还找来一部手机挂在窗户上,打开热点,然后躺在床上用另外一部手机连着微弱的热点上网。

营地原本有三部电话,后来坏掉一部,只有两部可用,几乎被新来的20多位队员轮番“霸占”。有一次,为了等着打一个电话,汪翔龙睡了个午觉,醒来后对方还在打。

联系不畅通,再加上八个小时的时差,国内的许梦莎起初很不适应这种交流方式,抱怨丈夫不理自己。这时,汪翔龙就把带有信号强度的截图发过去,附上一句:“你看,不是我不想理你啊,信号实在太差。”

有时碰到夜班站岗,白天需要补觉,汪翔龙根本没时间跟妻子说话。一旦联合巡逻,去的偏远地区信号更差,最长的一次,两人三天没有联系。

异国一年 他们只能“用文字安慰”对方

在汪翔龙眼中,妻子许梦莎是个坚强、独立的女孩子。

由于成长在渔民之家,父亲在许梦莎很小的时候就外出打渔,经常几个月才回家一次,母亲在临近的一个外岛上打工,只有周六下午回来,周日一早赶回去上班,所以大部分时间她都一个人。

2016年8月初的一天晚上,家住蚂蚁岛的外婆急性病发作,许梦莎和母亲急忙赶过去,由于家里没有其他人,两个人只能背着外婆,送到舟山岛上的医院看病。

当时,汪翔龙正在高温下训练,回营后看到手机上许梦莎发来的消息,“她说自己很难过,家里有两个男人,要是当时有一个在就好了。那是我第一次觉得她的无助和孤单,心里也很难受,但也只能用文字安慰她。”

离别这一年间,许梦莎最害怕的是生病和过年过节。

2017年2月14日,情人节,也是他们领结婚证一周年的日子。没有鲜花电影,没有浪漫陪伴。

“那天我白天上班,下班后跟朋友一起吃了个饭,看着别人成双入对,想到自己过结婚纪念日却是一个人,心里很不是滋味。”许梦莎有些哽咽。

其实,汪翔龙几天前就开始留意这个特殊的日子,那段时间正忙着授勋仪式的彩排,每天都安排有不同科目的训练。到了那一天,他正在进行正步训练,完全忘了这回事,后来还是妻子提醒了他。

虽然偶尔也发牢骚,但许梦莎说,“他的工作是为了保卫和平,代表国家去执行任务,我可以理解他,也以他为骄傲。”

除了通过信息和电话联系,许梦莎还格外关注新闻联播和海外频道中关于维和警察的报道。

2016年5月31日,她看到联合国维和车队在马里遇袭的新闻,“当时特别担心他的安全,马上发信息过去。等待回复的过程是一种煎熬,直到看到他说‘没事’的时候,心里才松了一口气。”

51天、50天…她掰着指头倒数他终于载誉而归

“老公,还有53天,你就要回来了。”

“还有52天,离你回来的日子又近了。”

“51天。”

“50天。”

……

在距离丈夫回国不到100天的时候,许梦莎就开始一天一天数着日子过。

这让汪翔龙很感动,“我知道,她是迫切地盼我回去。”

谈起参加维和任务的初衷,汪翔龙说,“我们家里‘三代当兵’,耳濡目染,自己从小向往军营生活,渴望参军入伍,家人也非常支持。后来听说可以去国外维和,虽然也想到危险,但看到以往维和警察的宣传片,飒爽英姿,保卫和平,觉得作为一名军人,应该去国外甚至战火中接受历练。”

汪翔龙所在的中国第四支赴利比里亚维和警察防暴队,由浙江省公安边防总队单独组建,主要负责首都蒙罗维亚的执勤工作。

利比里亚曾经历14年内战的洗礼,如今经济落后,除首都街道有马路外,其余地方都是坑洼土地,很多地方基本都不通电;医疗设施也十分落后,民众的平均寿命为40岁左右。

令汪翔龙印象最深的一件事是,当地的孕妇和孩子,常跑到他们倾倒的垃圾中翻找食物。每次看到孩子用渴望的眼神伸手乞讨时,他觉得十分辛酸。

亲眼目睹过维和国家的饥荒、战乱、贫穷,让维和警察们更加深切地感受到祖国的强大,由衷地感叹“生活在中国很幸福” 。

“因为要做的工作很多,全年无休。在国外维和这一年间干的活,比我在国内两年干的都多,有时候为了赶在规定时间完成一个食堂的修建工作,还会通宵工作。”

“经过我们的努力,当地营区的面貌很快焕然一新,还得到当地政府和民众的夸赞。”

“走在巡逻的路上,经常会碰到当地人用不太流利的中文,跟我们打招呼说‘你好’,那个时候觉得特别自豪。”

当地时间2017年2月21日,授勋仪式在位于首都蒙罗维亚的中国维和警察防暴队营地举行。

授勋仪式现场,汪翔龙留影纪念。

“联合国秘书长特别代表法里德·扎里夫亲自为我们佩戴联合国‘和平勋章’,抬头,看到五星红旗和联合国国旗飘扬在一处,那一刻,感觉一切都值了。”汪翔龙笑了。

联系电话:0791-83985135 邮编:330008

主办单位:中共江西省委政法委员会、江西省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委员会

备案编号:赣ICP备17006429号-1 地址:江西省南昌市红谷滩新区赣江中大道688号

声明:江西政法网 ©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