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单位:中共江西省委政法委员会、江西省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委员会 承办单位:新华社新闻信息中心江西中心
联系电话:0791-88910305(省政法委办公室) 0791-83985135(网站编辑部)
首页 | 头条 | 要闻 | 高层 | 政法 | 综治 | 队伍建设 | 全国动态 | 市县动态 | 党风廉政 | 法学会 | 法院 | 检察 | 公安 | 司法 | 政法文化
中国长安网 江西政法网群:
全国动态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全国动态 > 内容
【照片背后的故事】为救被绑架女孩 他被砍12刀
来源:中国长安网 作者:未知 时间:2018-01-14 浏览字号:[ ]

【开栏的话】

刚刚过去的2017年,部分政法干警的工作场景,被抓怕下来,给读者留下了许多经典瞬间。去年12月,中国长安网面向全国政法机关及广大网友,征集了“中国长安网2017年度照片”。经过投票和专家评审,近日,共评选出25幅照片。入选的照片,或惊险,或温情,或沉静,或震撼。即日起,中国长安网开设【年度照片背后的故事·2017】栏目,为读者重现每张照片的幕后故事、点滴细节——

重磅丨中国长安网2017年度照片及背后的故事

《挺住,英雄》 2017年2月2日,山西省长治市屯留县公安局刑警大队大队长翟树斌在解救人质过程中,被歹徒疯狂砍杀,头部、脸部、颈部、双臂等多处被砍伤,经过6天抢救,终于脱离了生命危险。 宋勇 摄

比《解救吾先生》更惨烈:山西民警为救人质被砍数刀

都说电影取材于生活,2015年上映的电影《解救吾先生》就是根据2004年发生的一起真实绑架案进行改编的。

3月9日,据微信公众号长安剑(ID:changan-j)报道,近期,在山西发生了一件情节堪比《解救吾先生》的绑架案,山西长治屯留县的民警为了解救人质,跟绑匪周旋身中数刀,最终顺利解救出人质。

“小女孩受伤没有,小女孩没事吧?”翟树斌用微弱的声音问。此刻的他,身中数刀,刀刀见骨。鲜血,流满了急诊室前十几米的走廊。

翟树斌口中的“小女孩”。是一名16岁的少女小茹(化名),大年初六,她竟背上了一个特殊的身份——人质。

绑匪曾疯狂地挥舞着菜刀,血,一滴滴地落到草地里。而被解救的小茹毫发无损,刀子,全都扎进了翟树斌和秦龙身上:头、脸、颈子、手臂……翟树斌失血休克,秦龙“脱下衣服发现,血已经顺着衬衣流到了裤子上”。

他们,是山西长治屯留县公安局的民警。

经过艰难的抢救,如今,二人都脱离了生命危险。秦龙说,他一辈子也忘不了,当时他受伤后在车上坐着,被解救的女孩和她母亲,在车子后排的哭声。

“下次遇到这样的情况,我们还是会一样这么做。不只是我,任何一名警察都会这么做的。”

我们为什么需要警察?或许这名16岁少女的经历,最有说服力—

图右为电影《解救吾先生》里,残忍又奸诈的绑匪

“赶紧报警吧,这种事,还得找警察!”

砰!一声枪响,划破了山西长治大年初六的夜空,绑匪闫某宏应声倒地。

几秒钟前,他还疯狂地挥舞着血淋淋的菜刀,试图跳到路边的草丛逃跑。至此,这起持刀绑架案得以侦破。

事情要从春节假期最后一天说起:这一天,过年的氛围仍然丝毫不减。胡某斌夫妇正在读中学的女儿小茹,要去70公里外的沁县参加同学聚会,走的时候,她告诉爸妈,中午不回家吃饭。

临近中午,胡某斌的手机突然响了。是女儿的来电。

“爸爸、妈妈,快救救我!俩叔叔要10万元钱才肯放我回去!”电话那头,女儿不断啜泣。

“小茹,怎么回事?” 胡某斌觉得,天已经塌下来了。

原来,小茹在村口等车时,为了节省时间,就打了一辆“黑车”,没想到上车后,却被两个陌生男人绑架。10万元赎金,这对于一个四线城市的普通家庭来说,近乎是个天文数字。胡某斌放下电话,而身边的妻子早已瘫坐在地,嚎啕大哭。

怎么办?家里拿不出这么多钱,但没有钱,他们就再也见不到女儿了!

能报警吗?他们担心,一旦报警,绑匪就要撕票!胡某斌夫妇没有想到,这种平日只能在新闻里、电视剧里看到的不幸,居然降临到自己小家庭的头上。为了女儿,夫妻俩立刻给亲戚朋友打电话,东拼西凑,才凑了7万。

“借这么多钱干啥用?”一个亲戚十分好奇。无奈,胡某斌唯有真情相告。

“这绑匪的话可万万不能相信啊,你把钱给他们,万一人放不回来,不就人钱两空了吗?!”电话那头,亲戚急的声音已经变调了。

“绑匪就是为了钱,给他们10万,女儿安安全全回来就好!”胡某斌也急了,在电话里吼了起来。

“赶紧报警吧,这种事,还得找警察!”

猫鼠游戏开始:绑匪7次“变卦”

在经过反复的思想斗争,胡某斌夫妇鼓足勇气,当天中午拨打了110。

一场生死追捕开始了——

长治市公安局接到报警后,市县多警联动快速出击。通过调取视频监控发现,小茹在路村乡常村口乘坐一辆晋D5J690黑色起亚轿车,往北行驶。经查证,案发时,驾驶该车的人为闫某宏。办案民警据此初步判定,闫某宏系此次绑架作案嫌疑人的可能性极大。

嫌疑人十分狡猾。他们把绑票用车的牌照摘了,还不断给小茹的爸妈打电话,变换着接头地点。如果你看过电影《解救吾先生》,就可以想象的到绑匪是如何奸诈。

一会儿说:“赶快把你们坐的车和准备好的钱,用手机拍张照片发过来!”一会儿又说:“你们把车开到长治至潞安集团公路交叉口的潞安金源加油站,交付赎金!”,一会儿进村庄,一会儿上公路。几个小时里,犯罪嫌疑人先后7次“变卦”。

而警察早已来到胡某斌夫妻身边,指导他们通过电话与歹徒周旋,一边追踪确定绑匪的位置,一边与后方同事衔接……

强攻:“这是一个最难的决定”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拖得越久,小茹越危险。

9个小时后,可疑车辆终于出现!在长治至太原高速路襄垣出口附近,翟树斌发现了那辆“黑车”。

而警方发现了一个异动:“那时,通过电话里的声音,明显感觉绑匪的情绪已经极不稳定,而钱是绝对不能给绑匪的,绑匪一旦拿到钱,就会挟持小茹逃窜甚至撕票!”现场指挥实施抓捕的屯留县公安局副局长宋建清对中国长安网记者说。

怎么办?!

宋建清下了最后的决心:强攻!

但宋建清深知:这是最难做的一个决定,“在什么地方、什么时间实施强攻最合适?”

用合围法。

换言之,就是把绑匪的车“夹”在中间。然后由一名警察跳下车,用最快速度将绑匪的车后门打开,将人质拽出车外。

那个跳下车的,正是翟树斌。

“只有一个想法,就是一定要把人质安全地救出来”

谁成想,小茹被控制在后座,双手用绿色软电线紧紧地绑在身前!

“红了眼”的绑匪闫某宏,则抓起手边的菜刀,向翟树斌砍去。车内空间狭窄,翟树斌死死护住小茹,用自己的身体,一次次地,抵挡歹徒疯狂的砍杀。

跟翟树斌一同上车的民警秦龙,回忆了那惊魂一刻:

“感觉对方好像手里拿着什么东西,朝我头上挥了一下,并没有觉得疼。翟队长,只是看见他从车里出来后,头上有血流出来。我是后来到了医院后,才知道翟队长的伤势,比我想象的要严重的多。”

执法记录仪拍摄下的画面

负责开车的另一名绑匪见状,猛然加大油门,想夺路而逃。情急之下,刑侦大队副大队长董一民,直接开车从右侧撞击犯罪嫌疑人的车辆,逼停了他。绑匪打算弃车,刚开车门就被“扑倒”。

持刀刺人的绑匪闫某宏,此事竟跳出汽车,对着警察挥舞着血淋淋的菜刀,并快速逃窜。翟树斌和秦龙的血,一滴一滴从菜刀上滴下来。这时,枪声响起。

抠下扳机的,是屯留县公安局刑侦大队副大队长宋勇。而他的战友,刑侦大队大队长翟树斌,看到绑匪被击倒后,休克倒下。

“旁边的同事看我头上有血,就问我是不是受伤了。当时,我还以为是翟队长的血,直到我感觉头上有东西流到脖子里,感觉像流汗一样。”秦龙回忆。

小茹被成功解救,毫发未伤。

图:申某龙被抓获

“他们都哭了”

“刀伤之多,刀刀见骨!” 一被架进急诊室,襄垣人民医院的主治医师李东等,顿时惊呆了。

翟树斌共中了12处刀伤,17根肌腱断裂,鲜血,流满了急诊室门前十几米的走廊。

而在送医的路上,翟树斌却一再用微弱的声音问:“小女孩受伤没有,小女孩没事吧?”

“那天晚上,得知翟队长受伤后,好多同事都从家连夜赶到了医院。看见身负重伤昏迷当中的翟队长,他们都哭了。”秦龙回忆。

“幸亏冬天,翟队长穿的是厚棉衣,如果当时穿的是单薄的衣服,如果其中有一刀致要害处,如果不是抢救及时……”

翟树斌的一个同事,哽咽着停了许久。

图为医生在抢救翟树斌

第二天上午十点,小茹和父母来到医院,此时的翟树斌还在昏迷中,小茹隔着重症监护室的玻璃看了很久……

六天后,终于,翟树斌脱离了生命危险,和小茹有了迟到6天的拥抱,两个人都哭了。(中国长安网记者 王贤臻)

文章来自“长安剑”微信公众号。

联系电话:0791-88910305(省政法委办公室) 0791-83985135(网站编辑部) 邮编:330008

主办单位:中共江西省委政法委员会、江西省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委员会 承办单位:新华社新闻信息中心江西中心

备案编号:赣ICP备17006429号-1 地址:江西省南昌市红谷滩新区赣江中大道688号

声明:江西政法网 ©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