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单位:中共江西省委政法委员会
首页 | 头条 | 要闻 | 高层 | 政法 | 扫黑除恶 | 队伍建设 | 全国动态 | 市县动态 | 党风廉政 | 法学会 | 法院 | 检察 | 公安 | 司法 | 政法文化
中国长安网 江西政法网群:
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丨时代是出卷人,我们是答卷人,人民是阅卷人丨传承红色基因,弘扬优良传统丨与历史同步伐、与时代共命运丨蓝图已绘就,奋进正当时
要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要闻 > 内容
征文选登 | 传承
来源:江西政法 作者:未知 时间:2019-10-09 浏览字号:[ ]

从新中国成立至今,一批批江西政法人目睹了中国70年来的沧桑巨变。他们是中国强劲发展和迅猛崛起的见证者和参与者,他们成为这个美妙乐章中跳动的“音符”。

自9月中旬启动“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我的政法故事”征文活动以来,我们共收到来稿410件。来自政法各战线的“老兵”“新兵”,立足现实,回望历史,讴歌新时代,用真情实感,描绘出属于自己的那段奋斗史,也共同描绘了我们这个时代的精神图谱;既生动呈现了70年来,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江西政法人所经历的“国事” “大事”;又以普通中国人的视角,展示了这一时期普通人身边的“家事”“小事”。

当逐篇细读这些文章,犹如走进了“时光隧道”,政法君相信,无论你是哪个年龄段的人,都能从中唤起记忆深处的共鸣。

从今日起,我们将陆续选登部分作品,与君共赏。

传承

文▐江西省婺源县人民法院董阳华

2019年,祖国70岁,我35岁。

1984年,祖国35岁,我……该算0岁还是1岁?

总之,那一年,我刚出生。生在一个普通的婺源人家,家住普通的徽派小屋,家门口是一条普通的青石板巷。儿时的我,一旦遇到好事的大叔大婶,开玩笑地弯下腰,张开双手拦住,非要问我家住哪里,脱口而出的答案便是,住清华法庭对面。

每当这时,如果拦住我的是法庭的那几位戴着大盖帽的叔叔,他们就会哈哈大笑,放我离开。

除此之外,住法庭对面的好处其实挺多。可以看到一辆特别酷的吉普车,在那个一辆拖拉机都能吸引来大群小朋友围观的时代,每天早晚都能看到那辆特别酷的吉普车咆哮离开或者轰鸣归来,是一桩可以在学校向一群小朋友吹牛的资本。那时唯一的遗憾,大约是那辆车行踪太过飘忽,有时太早,早到天刚蒙亮,我这个爱晚懒觉的小朋友还在呼呼大睡;有时又太晚,晚到夜半三更,爱睡懒觉的小朋友又睡了,不得不损失了好些可以在学校吹牛的天数……

用成年之后的我那粗浅的心理学知识来分析,这大约就是根植于我童年的现象场,藏于我潜意识的生命隐喻。他让我在高考填报志愿时,大学按分数线从高到低选择了一溜,专业却清一色地填写了法学。

2007年,当我大学毕业后成功通过公务员考试进入了婺源法院时,首先找到的,就是那辆还在服役的吉普车。搭乘着它,我来到了熟悉的清华法庭。但是,那位总喜欢弯下腰,张开双臂拦住我的法官,已经不在了。

2005年,他被查出肺癌晚期。在去上海化疗之前,他在法庭默默办完了手上最后的13个案件,然后离开了这个世界。

就这样,我这个迟到的接棒者,抱着案卷,从一个法庭到另一个法庭,开始了我的法官生涯。

住在简陋的审判庭边上不足5平米的耳房里,坐着十几年前曾经酷过的吉普老爷车,我跟着庭长下到田间地头,走过一个又一个村庄。也许是我的潜意识又在默默提示我,我总是能看到庭长在一个个案件里,对待孩子的友好与耐心。每个离婚案件的调解,他总是细心地交待家属先把孩子安顿好,每一次入户送达,他总是友善地先和小孩子打招呼,然后才和当事人耐心地示法。

司法为民无岁月,弹指一挥十二年。

现在的法庭已是窗明几净,而我也离开了法庭,来到了执行岗位。老爷车退休了,新来的警车威风帅气,飞驰于各乡村新建的水泥公路之上,眼边掠过的,均是徽州风情,白墙灰瓦。

而十二年间都不变的,大约就是进入法院后,马上就残忍与我分手的早上的慵懒和夜间的闲适了。

每天早上,是一定要早起的,在法庭时,要趁着群众还没出工去送达,在执行时,要趁着被执行人还在睡懒觉而突袭;晚上,是经常会晚归的,在法庭时,要拼命打字挑灯夜书,在执行时,要趁着被执行人回来睡懒觉继续突袭……

宜将剩勇追穷寇,且再弹指三十年。

那时,就是2049年了。

那时,我65岁,刚好退休,祖国100岁,更加繁荣昌盛。

接棒我的青年法官,会是谁呢。

是那个我下乡办案时,热心为我指路的孩子,还是那个害羞地在一边偷笑,但看向警车两眼发亮的孩子呢?

而当那个孩子成长为一个法官时,接棒他的, 又会是谁呢?

是那个看着他的无人驾驶警车双眼发亮的孩子,还是那个对着人工智能书记员满脸好奇的孩子呢?

无比期待。

主办单位:中共江西省委政法委员会

备案编号:赣ICP备17006429号-1

声明:江西政法网 ©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