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单位:中共江西省委政法委员会
首页 | 头条 | 要闻 | 高层 | 政法 | 扫黑除恶 | 队伍建设 | 全国动态 | 市县动态 | 党风廉政 | 法学会 | 法院 | 检察 | 公安 | 司法 | 政法文化
中国长安网 江西政法网群:
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丨时代是出卷人,我们是答卷人,人民是阅卷人丨传承红色基因,弘扬优良传统丨与历史同步伐、与时代共命运丨蓝图已绘就,奋进正当时
高层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高层 > 内容
市委书记铁窗痛哭谢罪!鱼贩子变身“黑老大”,曾当街雇凶杀人
来源:中央政法委长安剑 作者:未知 时间:2021-03-30 浏览字号:[ ]

导语

长安君(ID:changan-j):

盘踞当地30年不倒,资产膨胀80亿,雇枪手当街杀人的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两任市委书记包庇,“零地价”圈地1603亩、垄断全市1/4的工程,2条街道与“黑公司”同名。——【辽宁“宋氏三兄弟”涉黑案】

三任公安局长被拉下水,曾势不两立的政委最后竟主动为涉命案的“黑老大”脱罪,当地的一些青年以跟着他干为荣。——【海南黄鸿发涉黑案】

公安厅常务副厅长被涉黑团伙用赌资控制,赌场“杀猪盘”受害人刚出公安厅大门又被挟持拘禁,公安局长收钱抓捕举报人,交易现场堪比电影情节。——【湖南文烈宏涉黑案】

昨天政论专题片《扫黑除恶——为了国泰民安》第三集重磅推出,市委书记铁窗痛哭谢罪,公安厅副厅长狱中白头悔过画面首次曝光。

“黑老大”出2000万让副局长抓捕报案人

从一名普通的贩鱼农民“文三伢子”变成身家十几亿的“文三爷”,湖南长沙文烈宏走的是黑道、发的是黑财。

招揽省内有经济实力的企业主参赌,对输钱的放高利贷,然后派马仔催逼讨债,直到吃干榨净。文烈宏称此为“杀猪局”。

一次四天三晚的赌局结束后,有人总共输了七千多万,文烈宏“抽水”一千多万。

图片

图片

2007年陷进文烈宏“杀猪局”的乐根成,还完本金之后又付了9000多万元的利息,结果被告知还要继续还款1100万,否则每天都要面对一群马仔的疯狂逼债。

走投无路的他向省公安厅举报,很快得到批示,出乎长沙市公安局办案民警意料的是,他们收到了省厅两个互相矛盾的批示,前一条是“依法从重打击。”后一条是“此案暂缓办理。”

“暂缓办理”的批示来自时任省公安厅常务副厅长的周符波。

乐根成没有想到,向周符波反映完情况、刚走出公安厅大门,就被文烈宏的马仔挟持到了附近的酒店再次拘禁。

早在当邵阳市副市长的时候,痴迷赌博的周符波每周末都要赶回长沙直奔文烈宏的赌局,累计输了五百多万港币。为感谢周符波给长沙市公安局打招呼压案不查,文烈宏免掉了他拖欠的赌债。

两人早就是一条线上的人。

图片

“每天折磨我,给他去到处筹钱,所以在这个过程中我曾经也是很绝望,认为没有希望了。”在赌桌上借了7个亿的张剑波,还了13亿,却仍没有还清,自己公司1700多套商铺和房产,却被文烈宏通过虚假诉讼全部查封。

被对方非法拘禁一年的他多次萌生了自杀的念头,也曾向长沙市公安局报警。

但他等来的不是警察的保护,而是文烈宏的报复。

在之后两年时间内,张剑波三次被对方派人砍杀。2016年11月更是被长沙警方立案侦查并抓捕,随后又被违规监视居住长达6个月之久。

图片

2016年的一个冬夜,在长沙市一个偏僻的公园外,两辆汽车一前一后停在暗处。从两辆车上各下来一个人,两人一起从后车卸下了六个箱包,装到了前面的吉普车上。六个箱包里装的是1000万现金,文烈宏为了让时任长沙市公安局常务副局长的单大勇抓张剑波,他承诺对方只要事成就答谢2000万。

从警近40年的单大勇,曾多次与死神擦肩而过,立功8次。也曾连续两次拒绝文烈宏的行贿,却还是被对方找准了机会拉下水,从此他不仅将文烈宏撤案不查,还暗中通风报信、反为他出谋划策,甚至帮他违规抓人。

图片

“我自己讲悔恨也好,痛心也好,就是因为自己没有守住底线。”铁窗后的周符波头发全白,但悔之晚矣。

图片

公安局长篡改命案笔录帮“黑老大”脱罪

2019年1月6日深夜,海南省公安厅调集1200多名警力对昌江县一个特大黑社会性质组织展开收网行动,包括“老大”黄鸿发在内的170多人落网。

这是海南建省以来破获的涉案人数最多、牵涉范围最广、关注度最高的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案件。

“只要是赚钱的领域,他都要去控制、去垄断。”从上个世纪80年代末开始,黄鸿发以开设地下赌场起家,先后吞并了昌江地区多股恶势力帮派,通过强迫交易、敲诈勒索等暴力手段对当地的铁矿、混凝土、砂石场、娱乐场所、农贸市场、土建工程等十多个行业领域形成了非法控制或强势垄断。

在30年时间内,黄鸿发涉黑组织共实施违法犯罪多达58起,涉嫌20项罪名,造成了2人死亡、3人重伤、13人轻伤,却能一直逍遥法外。

图片

图片

在黄鸿发一伙人的多年拉拢腐蚀下,昌江县公安局的三任局长被相继拉下水,以及县人大常委会主任、县政府副县长、县检察院检察长一干人等,收受黄鸿发行贿钱物累计1500多万元。

抱着“不要白不要”的心态,王雄进拿着先后14次收受黄鸿发给的522万元的好处费,向对方放贷赚取利息,获利共计1650万元。

图片

图片

——2009年,黄鸿发指使同伙持刀行凶、致人死亡,同命相连的王雄进安排下属篡改讯问笔录,帮助黄鸿发脱罪。

——对于王雄进的继任麦宏章,黄鸿发每月送上40万,赌场也因此成为了铁打的“黑窝点”。

——2011年4月,黄鸿发出资15万元帮派出所所长王忠东升职为昌江县公安局副局长。此后,自己开设的赌场、经营的KTV、宾馆、酒吧存在的违法行为,全都免予打击。

——“谁跟你好,马上就找人靠上去,原来是对立面,后来慢慢地放松了警惕,一块吃喝拉撒。”昌江县公安局原政委陈东曾经力主依法查处黄鸿发,后来竟也枉法帮助对方从命案中脱身。

为了彻底控制当地十多个行业,黄鸿发对于不合作的执法人员先打压、孤立,再拉拢、腐蚀。昌江的一些青年,竟以跟着黄鸿发干为荣。纪检监察机关披露,在彻查黄鸿发案背后的腐败和“保护伞”问题中,有109人被立案审查调查。

图片

2020年7月30日,黄鸿发在昌江县被执行死刑。当地农贸市场的肉类摊位租金,由他控制时的每年2万元到5万元下降到了7000多元。

雇枪手当街杀人的“三兄弟”成了代表委员

东港是辽宁省丹东市下辖的一个县级市,从上个世纪90年代开始,宋琦、宋鹏、宋瑛三兄弟暴力垄断当地渔业市场,以恶敛财、“白手”起家。

盘踞东港达30年之久,在宋氏兄弟涉黑组织实施的390多起违法犯罪事实中,先后涉及两起命案,其中一起是雇佣枪手当街杀人。

逃脱法律的制裁“三兄弟”不仅用公司化洗白了身份,宋琦、宋鹏还分别当上了丹东市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罩上了政治光环,最终发展成为拥有70多家公司、资产达数十亿元的集团公司。

图片

图片

三兄弟背后“保护伞”的能量与来头显然非同一般。

“开始我是想很好地为老百姓服务。”2008年,46岁的刘胜军当选为东港市市长,踌躇满志的他认为想要干出政绩,就得找项目、交能人,他认为本地的宋家兄弟就是能人,当时的他估计也不会想到,十多年后自己会在铁窗后哭着说这句话。

2008年,宋琦想要投资当地一个产业园项目,1603亩国有土地,本该交纳的2亿3千余万元的土地出让金,被宋琦通过返还补助的形式拿回,相当是“零地价”取得全部土地使用权。

这样的“黑保护”当然不是无偿的,从2008年到2017年,宋氏兄弟分39次送给刘胜军各种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610多万元。

图片

图片

图片

“我收受了宋氏兄弟500多万的贿赂,对这件事情有睁只眼闭只眼。”2016年,市委书记刘胜军的继任者杨乃文在“黑金”的诱惑下,继续帮助宋氏兄弟骗取国家补助资金、违规承揽工程。

图片

连续两任市委书记的庇护,宋氏兄弟涉黑组织的产业持续膨胀,总资产达80亿元之巨。2005年至2018年,宋氏兄弟涉黑组织在东港市市政、房屋、水利三类工程中获得项目282个,占全市工程项目总量的四分之一。在东港市甚至有两条街道分别以宋琦和宋鹏的公司名字来命名。

“我现在向党和政府致以深深的谢罪。”法庭上,刘胜军鞠躬认罪。

图片

主办单位:中共江西省委政法委员会

备案编号:赣ICP备17006429号-1

声明:江西政法网 ©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