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法学会
课题研究 您现在的位置:法学会 > 课题研究 > 内容
浅谈缔约过失责任中举证责任的分配
来源:江西政法网 作者:抚州市东乡区人民法院 龚剑飞 时间:2017-12-26 浏览字号:[ ]

案情介绍:田某系海希公司的新产品研发技术顾问。2012年7月,田某以电子邮件方式通知过马某至海希有限公司面试。2014年7月,马某以海希公司泄露其求职信息,违反诚实信用原则,应当承担缔约过失责任诉至法院,请求判令海希公司支付其误工费人民币10000元。

庭审中,田某作为证人出庭作证。田某陈述,其确实代表海希公司面试过马某,但在第二轮面试时即明确告知马其不符合海希公司录用的条件。此后,田某以个人名义让马某帮忙做其个人承接某大学的一个项目的部分工作,并支付报酬。但马某认为在第二轮面试时,田某当场代表海希公司与马某达成口头协议准备录用马某,并约定试用期工资2000元转正后工资3500元。对此,马某并无证据证明。

案例管析:民事诉讼定分止争,贯穿始终的是证据裁判原则。举证责任归属,在民事诉讼中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举证责任的分配解决的是争议事实处于真伪不明时,由哪方承担不利的诉讼后果。对于缔约过失责任损害赔偿中的举证责任分配,王利明教授认为:“受害人负有举证责任,证明缔约人是否有过失”。但也有学者有不同观点,认为“缔约责任以过错责任作为归责原则,但在实践操作中应当适用过错推定原则。”

一般情况下,应依据“谁主张,谁举证”的原则划分举证责任,因此,缔约过失责任损害赔偿的请求方也即受害方负有举证责任。但在实践中也不能盲目一味地坚持该原则。有的案件,受害人对于另一方的主观过错进行举证可能存在很大的困难。比如,缔约双方在磋商阶段,恶意缔约方存在假借订立合同,恶意磋商或者隐瞒与订立合同有关的重要事实或提供虚假情况,此时,若要求善意缔约方承担举证证明对方当事人存在恶意等主观过错,这种要求就略显得过高,当事人的权益天平就容易发生倾斜。为此,这种情形下,善意缔约方应只需证明自己的损失以及该损失与缔约过失有因果关系即可。在本案中,马某未提供充分有效的关键证据,因而应承担对其不利的法律后果。因而,为更好地发挥缔约过失责任制度在商事领域的积极作用与重要贡献,宜采取一般性的统一规则,另外一个兼顾特殊情形的原则,确保缔约过失责任制度用活用好,推动经济社会向前发展。

现任领导

中国法学会
会员系统

联系方式

办公地址:南昌市卧龙路999号省行政中心

联系电话:0791-88910842

工作邮箱:JXSFXH@126.COM

联系电话:0791-88910305(省政法委办公室) 0791-83985135(网站编辑部) 邮编:330008

主办单位:中共江西省委政法委员会、江西省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委员会、江西省法学会 承办单位:新华社新闻信息中心江西中心

备案编号:赣ICP备17006429号-1 地址:江西省南昌市红谷滩新区赣江中大道688号

声明:江西政法网 ©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