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法学会
课题研究 您现在的位置:法学会 > 课题研究 > 内容
浅析缔约过失责任赔偿的理论基础
来源:江西政法网 作者:抚州市东乡区人民法院 龚剑飞 时间:2017-12-26 浏览字号:[ ]

一、信赖利益论

案例:“跑路”与“空乘”

眼下,滴滴打车较为盛行,通常打车人通过滴滴打车软件发出打车要求,众所周知,滴滴打车平台会给打车用户选择距离最近一两公里路的私家车或出租车司机赶过来载客。一般情况下,最终确定的是一名司机从附近赶来与打车用户达成打车交易。但是,在实际生活中,可能会遇到这样的情况,打车用户正通过滴滴打车平台叫了车,但需要几分钟时间赶来,而用户本人因需办事赶时间,恰巧有辆空出租车在用户等待处。打车用户决定改乘出租车。如此一来,滴滴打车司机则变成了一趟“空乘”。

我们可以看到,司机实际上遭受了损失。逻辑意义上分析,用户通过滴滴打车平台发出打车要求,是为要约。而司机赶往乘客处并到达则视为承诺。然而此时打车用户的“跑路”导致了司机的“空乘”。司机的车油费、时间成本、还有其他打车机会等损失该怎么赔偿?

上述案例中,因打车与乘车的不要式合同未能成立,司机在赶往乘客等待处的路途中,属于双方缔约过程中,而乘客的“改乘”是超出司机的意识之外的,而且司机赶过来也表示在为合同的成立积极做准备。因而此时,司机所遭受的损失,正是司机为订立合同并履约的可期待可信赖本次载客的损失。而这种损失的理论基础来源则为司机享有信赖利益。

关于“信赖利益”的概念,是由富勒在《合同损害赔偿中的信赖利益》一文提出。文中指出:“我们可以判给原告损害赔偿以消除他因信赖被告之允诺而遭受的损害……在这种场合受到保护的利益可以叫作信赖利益。”富勒在文中把“信赖利益”分为“必要的信赖”和“附带的信赖”两类。“必要的信赖”指称为依据契约性质,受害方通过订立该契约可以享有的利益的“代价”。“附带的信赖”则为契约自然而然所产生的信赖。此信赖不可是被告之履行的“代价”。“跑路”与“空乘”之问,缔约过失责任创设的初衷也即是为了保障缔约双方的信赖利益,正如缔约过失责任提出者耶林所说,“法律应该对这种正在发生中的契约关系进行保护,而不是只保护已经有效成立的契约关系,否则,契约交易将暴露于外,不受保护,缔约一方当事人不免成为他方疏忽或不注意的牺牲品。”故此,保护受害方为缔约所支出的各项费用及丧失的其他缔约机会损失则是信赖利益理论的题中之义。

二、固有利益论

案例二:“欲购”、“物落”与“受伤”

陈某去某商场购买了数件家用商品后,前往台灯区,欲购买一盏台灯。陈某便向店员李某走去,向其表示了购买意向,并请其帮忙介绍各式台灯的性能,后陈某在李某的介绍下,表示将其挑中的两盏欲购买的灯拿到跟前,再行仔细斟酌。就在这时,旁边的两盏台灯不慎落下,砸中陈某。之后,台灯也未买成。陈某后诉至法院。

案例表象呈现的是双方欲订立购买台灯的不要式合同,双方在精挑细选与悉心介绍之间为合同的订立做着必要的积极准备。然而,意外的是,在这段交易磋商中,买方的人身健康权受到损害。但在追责环节上,该案例令人困惑的地方之处在于完全可以适用侵权责任追责,是否有必要将其纳入缔约过失责任的保护范畴。

需要指出的是,将“固有利益”归为缔约过失责任的保护法益,系德国民法的独创。这里的“固有利益”,是指“缔约当事人所享有的独立于缔约合同之外且不受任何人侵害的现有财产以及人身权益的总和。”从语义学角度,“固有利益”之“固有”的本意强调该项利益是具有根本性、基础性的。而人身财产安全权是作为人权的重要组成部分,因而冠以“固有利益”毋庸置疑。基于此思路,德国法院认为,当事人在缔约过程中,一方当事人在其可控范围内负有对另一方当事人的生命、健康、财产负有一定的安全保障或维护义务。若因此受损害,应承担缔约过失的损害赔偿责任。由此,对缔约过失行为,德国学者称之为“以契约磋商或者为准备为机缘的加害行为。”

据上所述,德国法院是从人身、财产安全保护的角度去论证“固有利益”纳入缔约过失责任的保护范围的合理性。缔约双方互相信赖是依照诚实守信原则而产生的“先合同义务”,这种“先合同义务”是一个“义务群”,并非单一义务,如相互通知、协助等组成的“义务群”。而组成“义务群”最重要的部分则是人身、财产安全保护权。据此,“固有利益”论有其运用场域。

三、履行利益论

案例三:“履行”与“信赖”

某养殖鸡厂拟向中国农业银行某县支行申请扶贫贷款50万元用于生产,并经当地扶贫办公室同意予以安排专项资金50万元。但当该厂负责人向银行交涉时,县支行以对该厂经营状况进行调查发现以前尚有欠款未支付,即不给予该笔50万元资金拨付支持,造成养殖厂经营损失300万元。

观察该案的两个数字,我们不难得知,扶贫贷款50万元为履行利益,而300万元则为信赖利益。何为履行利益,“债务人依债之本旨履行时其可获得之利益。缔约双方订立合同的目的在于获得各自的预期履行,履行利益则为最基本的期待。

从上述案例可以看出,履行利益是以合同有效成立生效为前提的,与信赖利益有着本质的区别。为何在缔约过失责任的理论基础层面,还需涉及到履行利益的研讨呢?归根到底,引入履行利益在于为缔约过失责任赔偿范围确定一个可参照“标准”。类似于违约金与损害赔偿金选择主张情形下,违约金存在增加不超过30%或减少不少于70%的可调控空间。在第一个理论基础“信赖利益论”基础上,富勒认为,赔偿范围不能盲目采取“一刀切”的做法,而是主张应以“履行利益”为限,根据具体案件具体分析,不同的信赖做出不同的调整,做到既不苛刻被告,也不宽宏原告,确保公平公正。

现任领导

中国法学会
会员系统

联系方式

办公地址:南昌市卧龙路999号省行政中心

联系电话:0791-88910842

工作邮箱:JXSFXH@126.COM

联系电话: 0791-83985135 邮编:330008

主办单位:中共江西省委政法委员会、江西省法学会

备案编号:赣ICP备17006429号-1 地址:江西省南昌市红谷滩新区赣江中大道688号

声明:江西政法网 © 版权所有